ub8优游登录娱乐官网

[APH|红色]环 02

[全部目录.]


Ⅰ.试了把这酸爽的设定,捧脸

Ⅱ.露总恭喜你(不


第二章


黎明冲破夜幕的束缚向大地释放光明,白雪皑皑的建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宏伟壮阔的王都中如同往常一样开始了新的工作。


和红心国之间的迂回战还在继续,在是否出兵变为盟国的问题上,下臣永远征讨不休。


有人说要趁此机会联合红心一举歼灭黑桃,如今黑桃危在旦夕,出兵就可造一番宏图霸业。


又有人说红心一定是不抵黑桃反击才想拉我国下水,不能出兵。


底下争论不休,坐于首位的男人带着一脸沉默的淡然,眉头紧锁,模样十分认真地在……发呆。


这个议案已经这么僵持好几天了,所有意见翻来覆去的吵,伊万听的不耐,每次望着底下乱糟糟的场面都希望两派人马干脆打一架定胜负算了。


这还只是在会议上的。


王后的母族和骑士长背后的家族也送来的意见也时时刻刻在刷存在感,但两边人的忠心倒是不用怀疑,伊万虽然烦,但是可以忍。好在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从不过问这种问题,只是等待着他一人的指令,这也大大加深了伊万对他们俩家族的容忍度。


他的心中早有主意,却没打算这么早公之于众,红心的吞噬之意还未消停,决策总得在最为关键点时再做下。


会议上几个老贵族扯着嗓子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场景太难以直视,伊万扫了一眼心里叹了口气,思绪飘飞,不禁想到身为关键点之一而被锁在他寝室隔壁的黑发骑士长,这个秘密仍然除了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外无人知晓。


经过治疗和清理的王耀没有再向之前那样像个破布娃娃似得脏兮兮的了,考虑到对方之前的战斗力,即便身上有伤,他也没忘记给对方的手腕增上一个镣铐。


坐在王位上的铂金发男人再度自顾自的出神,直接屏蔽聒噪又烦人的臣下们。


重伤状态下的骑士长看过去十分温顺,柔顺的黑发散在脸侧,缺少水分的浅色嘴唇给主人透出少许易碎的脆弱感。


出于疗伤的方便,他当时简单粗暴的把人扒光了来治,忙乎一晚上,连衣服也没记得再给人换上。裸露出薄被的肌肤苍白的与身下洁白床单色差不大,少年人双目紧闭,胸膛微微起伏,仍旧未醒。


就和抱在怀里的感觉是一样的,战场上无人可敌的骑士长根本没几两肉,让伊万都怀疑是不是好东西都被那金毛给吃光了。背上的伤势从右肩蜿蜒直左腰下,将白皙顺滑的背部残忍切开来。伤口深可入骨,皮肉外翻,可见下手人的毫不犹豫。


狰狞的伤口被层层绷带包裹起来,线条漂亮的背部曲线随着呼吸轻颤,纤细腰线美好的仿佛再用力就会折断。


能从背后刺伤他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可以在背后留下伤口的,不是信任的人就是需要他保护的人。


那么,是用生命保护的同伴,还是那个传闻中的背叛者?


划开背部的伤痕很丑陋,按照伊丽莎白的说法其他伤都可能愈合不见,唯独这道伤疤实在太过严重,能愈合已经是很好的结果。


漂亮的事物总是能勾起人的喜爱,这样如同上等瓷器被打碎后再拼起来,被破坏掉总是让人惋惜。


回想起来从当日的奄奄一息到从死亡线上拉回已经过去了三天,人依然尚未苏醒。在那样的伤势下,能活过来已经很了不起了,伊万完全不急,在一些事上他有着十足的耐心。


但要是一直不醒来,那也很麻烦。


快点醒来啊睡美人,我还等着拿你换条件呢。


不然,等散会了再去看看他好了。


冰雪之国的王百般无聊的想,随手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做下了决定。


王耀被安置的卧室是他还不是继承人时所待着的屋子,装潢不华丽但却舒服,现在虽然没有住了但是还是经常打扫。当时只是想给对方找个地方待着就随手移到了这里,等反应过来也没法再搬动了。毕竟那时候的王耀脆的仿佛一掐就挂,伊万想了想把人这么快弄死了就白费了那么多功夫,也就随便了。


上午刚检查过,人依旧陷入深深的昏迷中,伊万没有多想,就直接推开了卧室的门。


然后瞬间愣住。


床上空无一人!


这怎么可能?


伊万下意识的感到万分意外,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背后的重击令他立刻失去重心向前倒去!还未起身便被人正面狠狠压制住!


门咯噔一声被关紧,是谁踹的一想便知。勒住他咽喉的手冷的像冰,力道却不弱,窒息感顿时袭来!


一时间有些懵的伊万立刻反应过来,中计了。


身上的人不断加大力气,似乎想要拗断他的脖子。


早知道是只没被驯服的野猫,但没想到居然能野成这样啊。


咽喉上的手越扣越紧,被压制的好像无法反击的伊万淡定的想。他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但能做到这种地步也的确值得称赞。


之前多加的镣铐应该锁在床头上的才对,恐怕这还不够,应该四肢都要被绑住,爪子得先拔掉才没有危险。


一方面为着自己的失策而苦恼,而另一方面他却有些惊奇。


在身受重伤还未痊愈的情况下就能做出这么一系列的攻击实在太令人惊讶,动作很快,下手也很狠,要是一般人指不定早就被被他制服了。


梅花和黑桃长期为敌,对方的骑士长会有这么连串的反应并不让人意外。这间屋子里满是梅花国的特有标志,甚至他穿的这件睡袍上就有。


是以为自己被俘虏了?还是别的什么情况?


伊万握住了扣在他咽喉的细瘦手腕。


为了治疗的方便,黑发的东方人只披了一件宽松浴袍,经过刚刚的打斗早就散的不成样子了,黑发凌乱的垂在两颊旁,但对方完全不在意自己春光外泄的模样,只是专注着如何……掐死自己。


骑在他腰上的小家伙双臂微微颤抖,显然重伤未愈的情况令他的蓄力一击有了不小的折扣。伊万笑了笑,手一用力。


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轻而易举的掰断了细瘦的手腕。


伊万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挣扎的样子,没有剑,没有体力,提不起力气,用不了魔法,这种情况下想干掉他可能性为零。


黑发骑士长的脸上并未出现任何疼痛的表情,但终究是被他的力气扯得保持不住平衡倒向一边。两人位置瞬间上下切换,戴着镣铐的双手被压过头顶,国王陛下看着身下不服输却气息不稳的骑士长勾起了嘴角。


他真是为对方惊人的恢复力感到惊叹,这才第三天,对方居然已经能从半死不活的状态恢复到能有能力反击。如果进来的不是他,而是一般的下人,可能已经什么都被套问出来了。刚一睁眼就能凶成这样,要不是伤实在太重,也没那么容易就被制止住。


阿尔弗雷德你到底哪儿捡的这宝贝替你卖命的?


伊万漫不经心的想,看着王耀慢慢在他身下失去抵抗的力气。制服一只小病猫,等他自己折腾的没力气就好。


比起手腕的疼痛,背上的伤口直接接触地面的疼更令人难以忍受,几乎是撞上地的那瞬间,他就看到对方琥珀色的瞳眸中盈满的流光。这样有些脆弱的样子与刚刚的狠厉完全不同,但即使饱浸着水雾,也凶的仿佛想吃人。


“很疼吧。”伊万轻声道,却见对方冷冷的看着自己,似乎还想着扑上来咬人。


他见到的王耀一般都是很高冷的,要不就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难得有这么外露的孩子气倒是意外的新鲜,他挑了挑眉,正想说话,就听对方沙哑着嗓子,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里又夹杂着不经意透露出的颤抖,“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伊万疑惑的皱起眉,有些发愣,紫眸中闪过诧异。


几个可能性飞速的在脑海间划过。


王耀见他不说话,又费力挣扎一下未果后,才彻底放弃了。他脸上渗出了冷汗,可一双灿然的眸子仍然恶狠狠地瞪着伊万,“为什么要锁着我?”


王耀不可能不认识他。


战场上的几次交锋早已让他们对对方非常熟悉,如果正常情况下,王耀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话。而现在,他不认得他是谁,只会是……


琥珀色的眸子带着杀意和强硬,却又隐隐透着几分慌张,凶悍的样子倒像是失去了什么的伪装。


一个极其罕见的可能性划过脑海,伊万深深的看着王耀,嘴角缓缓翘起丝恶劣的笑意……


这真是,太有趣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伸手抚上对方的脸颊,他忽然低下头在那双浅色的嘴唇上轻碰了一下。这个举动立刻制住了戾气满满的少年,他轻笑一声,抬起对方的下巴加深了这个亲吻,在把对方搞得气息不均到又开始挣扎时才松了口。


修长的手指抹过被津液湿润过后柔软浅色的嘴唇,伊万抬起头微微笑起,语气亲昵又柔和。


“你怎么能把我忘记了呢,我亲爱的?”


——TBC——




评论(86)
热度(1325)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 茶燃|Powered by LOFTER